导航栏

钻茅草、攀悬崖、避毒蛇——核工业人的踏勘故事“精彩”绝伦

【发布日期】:2022-01-14【查看次数】: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我曾是核工业部华东地勘局二六五大队的一名铀矿地质队员。在此与大家共享几个在我国核工业发展过程中,铀矿地质队员不畏艰险、克服困难寻找铀矿的故事。

  1968年初,我们奉命进行铀矿普查找矿,该地区地形险恶、居民点稀少、毒蛇野兽多,季节之交多有台风。

  进入新地区首先进行踏勘,我所在的三人小组第一天上山工作就遇上了阴雨天,山陡地滑。傍晚,我们到达了预定宿营地。半山腰的小村子,总共只有几户人家,生产队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晚就住在他家。山区的老百姓家境贫困,但淳朴、热情、好客。据说,他们每年只是在春节前杀一头猪,把肉腌制起来吃上一年。平时自己都是以咸菜、辣椒为菜,以苞米、红薯为主食,只有过节或有客人到来时,才切一块咸肉放在热锅中熬点油烧笋干。那天的晚餐,我们感受到了山里过节的气氛,孩子们特别高兴。晚饭后,我们一边烤着被雨水淋湿的衣服和鞋子,一边整理着资料。

  生产队长家六口人,只有三床被子,但他拿出一床被子给了我们。我们三人和衣而睡,被子横盖在身上。山区的三月阴雨绵绵格外湿冷,我们紧挨着身子,互相取暖。可没过多久,大家感觉到身上奇痒无比,打开电筒一看,发现有许多跳蚤蹦上蹦下,于是,我们开始抓跳蚤。手指上蘸点口水,一粘一个,效果不错,用指甲轻轻一挤,叭的一声,消灭一个,不过还是有跳蚤吸上了我们的血。俗话说“跳蚤只咬生人不咬熟人”,这话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到了下半夜,我们三个再也无力去抓,都昏昏入睡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按要求付给生产队长家四角钱伙食费(每餐两角),他执意不收。反复解释这是我们的纪律,他才收下。然后,我们三人穿上半干的球鞋和工作服,捆上绑腿,又踏上新的征途。▲ 野外踏勘

  原始森林区,基本没有路可走。当地老乡为了捕猎,埋了一些捕野兽的铁夹子在林中,人要一旦踩上,腿就会被夹伤或夹断,我们是用竹竿探路前行。整天穿着湿鞋,汗水和雨水交织在了一起,山沟里整片整片的毛竹倒伏后腐烂发臭,蚊子成群结队地盘绕在我们头上,不肯离去。

  踏勘结束后,我们争分夺秒普查找矿,班组提出了“抢晴天,抓阴天,毛毛细雨当好天”的口号,每天按各自的工作线钻茅草、攀悬崖,收集地质、物探及水文资料。

  记得有一次我跟唐用之同志跑最后一条线。我们艰难地在陡壁上寻找夹缝进行攀登,好不容易在一个大陡壁的大枯树边上准备吃点干粮充充饥。当唐用之正准备解下身上背着的仪器时,我突然发现就在他身旁的枯树上盘踞着一条和枯树同样颜色有巨毒的棋盘蛇,俗称“五步倒”。我惊喊了一声:“有蛇!”他急忙挪开身子,避免了一场可能危及生命的意外。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最多的一天我们发现了五条蛇。

  每次出发时我们都带上蒸好的馒头或地瓜,渴了噎了就喝一口凉凉的山涧水。回到驻地后,再到山沟里洗个凉水澡。高山里水沟的水冷得刺骨。入晚,大家围在一起交流一天的找矿情况,整理资料,用仅有的一台收音机集中收听新闻联播。

  我们陆续发现了若干个大中型铀矿床。1970年,我还出席了二机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去北京,特别激动。

  我在核工业工作了42年,弹指一挥间,今回首,荆棘坎坷都化作泪眼朦胧。我在退休欢送会上说过:事业是无限的,生命是有限的,对核工业的感情是永恒的。现在,我已经退休15年,仍决心为弘扬“两弹一星”精神和核工业精神贡献自己的余热!

上一篇:危地马拉宣布限制来自巴西、英国和南非外籍人员入境

下一篇:菲律宾国家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