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贪官张中生警示录:受贿104亿被判死刑

【发布日期】:2022-05-15【查看次数】:

  2018年3月28日,66岁的张中生在法警的看守下站上了被告席,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张中生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张中生是吕梁市原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也是中共十八大之后第一个并未涉及命案却被判处死刑的贪腐官员,可见其贪污受贿的金额之高。

  张中生为官期间性格霸道,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有人称他为“吕梁头号官霸”和“吕梁教父”。即使在落马被查之时,张中生仍然态度嚣张,对前去检查的工作人员恶言相向,拒不配合。不可否认,张中生在为官期间确实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和成绩,但这些成绩与他大搞贪污腐败,企图一手遮天的恶劣行径来说也不值一提。

  1952年11月,张中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出生,在今后的学习和工作中,张中生便没有离开这片土地,是土生土长的吕梁市人。1971年,行政区域进行了重新划分,中阳县的一个镇被单独拿出来设立为了柳林县,所以有相关材料记载张中生的籍贯是柳林县。《中国新闻周刊》曾经采访过张中生的中学同学,也是他的老乡。这名同学告诉记者,张中生的父亲以前是名军人,转业之后在老家开了个裁缝铺。

  虽然张中生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可教育出来的孩子却个个出类拔萃。张中生有一个弟弟在央企下属公司做高管,还有一个弟弟是原山西省政府领导的秘书。张中生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继续上学,那个时候没人想到这个性格顽劣的少年最后竟然会成为当地的副市长,甚至创下贪污数额最高的记录。

  1969年,初中毕业的张中生只有17岁,为了谋生解决家庭的负担,张中生经人介绍在中阳县的粮食局做了一名保管员。据张中生当时的领导回忆,张中生这个小孩特别聪明,干活的时候腿脚麻利,跟周围人相处得都很好,谁要提起张中生,个个得竖起大拇指。在做保管员期间表现突出,张中生得到了领导的赏识,被提拔到中阳县粮食局下属的一个粮站做了站长,后来又被调去粮油加工厂做厂长。

  年轻的张中阳很快就摸索出了与领导相处之道,在做粮油加工厂厂长的时候,张中生为了巴结县领导,就把厂里的饲料私自拿出来给这位县领导的家人用来喂猪。在后来的工作中,张中生还曾将单位的猪副产品作为礼品给这位领导送过去。一来二去,这位县领导对张中生颇为赏识。

  有知情者透露,张中生在任食品公司经理的时候就已经有靠山,性格也非常张扬和狂傲。这家食品公司曾经出现过猪饲料莫名其妙缺少的情况,县审计局收到消息来公司查账,张中生闭门不见,直接扬言:“今天这个来检查,明天那个来检查,连审计局都来了,我还怎么工作?”撂下这句话,张中生连跟审计局的工作人员打招呼都没有,就直接开车走了。即使张中生态度如此嚣张,在县领导的保护下,这件事也并没有牵扯到张中生。

  在这之后到1998年,张中生的职位越升越高,从原来的食品公司的经理升任为中阳县工商局局长、财政局局长、副县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书记等。常年在中阳县任职,张中生深谙官场之道,关系错综复杂,随着官职的升高,他手中的权力也越来越大。

  2003年,中国的煤炭行业开始进入黄金发展时期,吕梁市因为焦煤而占足了优势,经济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张中生在这时离开自己奋斗了小半辈子的中阳县,来到吕梁任吕梁行署副专员,次年又成功当上吕梁市副市长。在这期间,张中生主要分管的领域就是煤炭和工业。煤炭行业的兴起让不少资本纷纷加入进来,张中生凭着这一职位成为了大家纷纷巴结的对象,他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大谋私利,中饱私囊。

  2014年5月,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被纪委调查,这起案件被移交给山西司法机关处理。2015年年底,吕梁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中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山西省纪委立案审查。

  据山西省纪委部门发布的通报显示,张中生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与不法商人勾结,帮助他们伪造票据并与他们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一同来对抗组织的审查。在职期间,张中生还曾数十次擅离职守,未经批准就出境,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经过深入的调查,纪委监察部门已经掌握了张中生的许多犯罪证据。2016年年初,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张中生进行逮捕。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对张中生一案进行审理时称,自1997年到2013年,张中生利用职务之便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帮助一些不法商人在煤炭资源整合和项目审批等方面大开后门。侦查员在对张中生进行调查时发现,张中生名下的财产以及家庭支出已经明显超过了他的合法收入。据统计,张中生收受他人贿赂高达10.4亿元人民币,比之前网上传言的6.44亿元还要多得多。

  其实早在2014年5月份,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就曾经发布消息,张中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的调查,但直到2018年3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才对张中生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这起案件一共调查了4年。有知情人士透露,之所以时间这么久,是因为张中生此案牵涉的人员以及项目太多,张中生和他的同伙们又有意隐瞒,给办案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临汾中院在审判之前曾表示,张中生曾跟18起受贿犯罪案有关系,其中有两起受贿金额高达2亿。在任职期间,张中生曾开口向他人索要钱财,高达8,868万元。单笔受贿金额之高,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数一数二的。

  张中生这个人虽然性格狂傲,不服管教,但他在受贿时还是比较谨慎的。法院对张中生所得的赃物赃款进行了扣押和查封,发现张中生所有的房产跟企业都不设在自己的名下。因为怕被查到,张中生的贿款以及房产基本都设在了亲戚朋友名下,甚至连张中生的司机名下都有他的房产。在被查处之前,张中生觉得自己已经够小心谨慎了,不会被人查到,所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自信,这也是为什么侦查员在调查的时候张中生拒不配合,工作人员不管问什么,他都说不知道,拒绝交代。有知情者称,张中生态度十分执拗,这些违法犯罪事实都是工作人员进行深入调查才得知的,并不是他自己交代的。

  2016年3月6日,原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谈到张中生的时候,曾说他“胆大妄为”。张中生在北京看上了一套别墅,这套别墅价值1,420万元,为了拿下这套别墅,张中生特意找老板来北京给他付钱。在海南看上的房产就让海南的老板帮他买。

  在吕梁二郎坪有一座未建完的别墅,这座别墅就是张中生退休之后为自己修建的,只是还没有建完他就已经落马,这个项目也就此终止。有人透露这个项目的出资方是袁玉珠。袁玉珠是中阳钢铁集团原董事长,她跟张中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中钢的实际控制者也是张中生。中钢集团的年产值高达150亿元,总资产200亿元,这其中少不了张中生的功劳。随着张中生的不断升迁,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他对中阳钢铁也大力扶持。张中生被调查之后,袁玉珠也因贪腐问题被纪检部门关注。2015年9月份,袁玉珠被山西省长治市检察院以受贿罪逮捕归案。

  张中生在粮食局工作期间,有一位老领导高智广。高智广自卸任中阳县统计局局长之后就花重金将中阳县赵盘庄煤矿给承包了下来。因为看中了煤矿的巨大发展潜力,高智广向亲友借钱,甚至不惜借高利贷筹了上百万元对这家煤矿进行改造,在高智广的营运之下,这家煤矿的出产量十分可观。与此同时,张中生女儿的亲家刘某也看上了这个赵盘庄煤矿,她联系到张中生,希望张中生能够帮个忙。张中生便以证件不全为由将高智广的煤矿强行关闭,随后又批给了刘某。就这样,心中不服气的高智广走上了举报之路。直到2018年,80岁的高智广仍然因为这事在不停举报,可煤矿始终都没有拿回来。

  十八大以来并不是没有被判死刑的落马官员,只是像这种没有涉及到命案就被判处死刑的亿元贪官,张中生还是第一个。吕梁市的煤炭行业向来发达,张中生利用职务之便,插手煤炭的经营和相关工程,从中索取收受巨额贿赂,数额十分巨大,已经不容忽视。在被调查之后,张中生拒不配合赃物也不愿意全部退缴,这种情节十分严重,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也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张中生的贪婪程度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的官员,对张中生判处死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上一篇:《披荆斩棘的哥哥》最终排名揭晓留下三大遗憾和一个圆满

下一篇:人民法院报